专注是学习之端

发布于 2021-03-31  670 次阅读


Barbara Oakley在《学习之道》的开篇提出学习的最佳方式在于专注模式和发散模式来回切换,专注模式负责理解主要概念,发散模式负责强化和加深理解。形象来说,专注在于用心学好一科、做好一事,发散则是专注后稍加放松,通过转做他事,调动潜意识以加深对原来之事的理解。

专注与发散,是学习的两点论;而其中专注,是大学阶段学习的重点论。从小学到高中,这时候的学习有明确的目标,既定的路线,所以前辈强调的常常是发散思维,发散是此阶段学习的重点论。在基本的专注后,能灵活运用,触类旁通,是此阶段的高水平。但运动是绝对的,进入大学后,我渐渐体会到,专注成为了大学阶段学习的重点论。大学生活是丰富的,高中及之前眼见大多为学习,成为社会人之后,眼见大多可能是工作,而大学里,社团、学生会、公益、竞赛、科研,每一项下面都有非常多的子项,有时甚至可以说丰富到繁花迷眼的地步。除了这些或多或少与自我提升相关的事物,还有更多可能导致自我沉迷,以致自我毁灭的事物,这里暂且不论。如此多事物,与学习一起竞争有限的精力和时间,如果不以专注为重点,结果可想而知。

虽然间或见到鼓吹全才的说法(此处的全才,非学科交叉融合的人才,而是指更大方面的样样精通),但很容易发现,那些说法所提之例都是社会大分工前的历史人物。现代社会已经没有人能对如此多细分领域做到深入了解,乃至样样精通了。

因此在大学阶段,我们的主要矛盾、学习的重点论,就是专注,专注于一两件事,将其做到极致,才是最有希望的路径。而发散呢?现代大学生,除了专注,都在发散了,而这些自然的发散,只有在我们能专注的基础上,才能成为有价值的添彩。否则毕业时,大概率因精力过于分散,而有空度时光、蹉跎人生之悔。

展望大学之后,专注与发散将成为重点论,是依据社会分工而定的。我想将来我作为医生,重点论将是专注。因为专科医生相比全科医生更接近临床一线。

当然,两点论和重点论是辩证统一的,重点论是两点中的重点。离开了两点论,机械的重点论也是无法全面把握事物的。以上感想,更多的是希望我们能将主要精力用在学习上,大学依然需要以学习为重。

二〇二一年三月三十一日,复旦邯郸北苑


医学生